三土汪(忽然撒欢儿

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人。

超蝙存梗
布鲁斯中魔法了!只会猫叫,不会说话了。

迪克因为蝙蝠侠的沉默而又一次生气。在他要转头离去时,却听到了一声急促的猫叫。他撞到了门框上 。

克拉克摸着布鲁斯的头,听着布鲁斯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整个人僵住了。工作时又想起布鲁斯呼噜的样子,全身软的连笔都拿不住。布鲁斯太可爱了!克拉克捂住脸无声地大喊。

        现在,窗外就是黑色的未知和不安,而眼前却是明亮和温暖。
        蒋丞挺喜欢这种感觉。
他到这里这么长时间了,带着压抑和愤怒,不解和迷茫,还有种种不适应,一直到今天,到现在,他才忽然有了一种踩在了实地上的感觉。
        虽然这感觉只是暂时的,也许只是感官上的错觉,而这一刻,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安静地体会。

                                                     ——巫哲《撒野》

昨晚那么无力的场景我永远不会忘。还会发生吗?我会阻止,那个疯狂崩溃的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要得到想要的果然还是要靠自己

今夜再无噩梦

背景:电影正义联盟后  亨超本蝙

布鲁斯很久没这么失控过了。
他在大哭,他跺着脚,他大骂着,他胡乱摔东西,他厮打着自己。
无声地。

他只记得他好像在一片嘈杂中听到了肉体被刺穿的声音。
他看着超人为了杀死毁灭日而让那根石刺一点一点穿过自己的胸膛。
他看着氪星人胸口上的血洞越来越大。
他看着露易丝伏在超人的尸体上哭泣。
耳朵在嗡嗡作响,然后就失了声音。
他看到周围人的嘴巴在一张一合,他看到杯子摔成碎片,他感觉到阿尔弗雷德把他推醒,他感觉到自己的声带在震动,但是听不见啊,什么都听不见。
无论是彬彬有礼含情脉脉温声细语还是嘶吼,尖叫,哭泣都不行。
他被逼到了一个无声而又黑暗的角落。
“克拉克啊……”他这样说着,胸口疼得厉害。

他看见了一旁的氪石矛。他拾起它来,那武器却变成了一把匕首,闪着绿色幽光,冷冰冰的令人战栗。
他忽然有一股冲动,想要把匕首插进自己胸膛。
他照做了。
然后重新拔出来插进去,就这样一直重复。
很疼,但是却很舒服,肌肉撕裂的声音和那天听到的一样。
是的,他又可以听见了。
他还想起了那天超人死去时的画面。那画面在他脑海中一遍又一遍重复着。每当那石刺扎进超人的胸膛时,他就会把匕首深深地埋进自己的胸膛中,好像这样能帮超人减轻一点痛苦似的。
“该死的,是我多好……”他听到自己哽咽得不成样子的声音。
又重复了几次后,他挖出了自己的心扔在地上。
“它爱你啊!”布鲁斯指着那颗心脏。氪石刀掉落。
“克拉克,我也爱你……”
他捂住自己空荡荡的胸膛哭了。

他猛地惊醒,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月亮撒一束光进了病房里,还施舍了一些在他裹着厚厚纱布的胸口上。布鲁斯还不是很清醒,但他还记得他是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替自己掰弯了向自己射出过子弹的枪口后才晕的。身旁传来响声,他转过头去看却僵住了。布鲁斯死死地盯着眼前熟悉的身影,和那次宴会上的一样,和梦里的一样,和他昏过去前看到的一样。
“克拉克……”他颤抖着发出声音。
年轻人伸头吻干中年人的泪痕。
“布鲁斯,我在。”克拉克坐在床边把布鲁斯揽在怀里。“做噩梦了?”克拉克轻轻吻着他的发顶,“我一直都在……”克拉克大概知道他梦见了什么,从布鲁斯在梦中流着泪一遍又一遍叫着他的名字的时候。
现在的布鲁斯像一个被吓到后忘记哭的孩子,克拉克知道他还没有完全在毁灭日的阴影中走出来。布鲁斯需要发泄,克拉克没有打断对方的噩梦就是为了这一刻。布鲁斯把头靠在克拉克的胸膛上,听着对方有力的心跳然后哭出声。
克拉克更紧地抱住了他。

不一会,呜咽的声音渐渐变小,克拉克放开他的爱人发现对方已经睡着了。他轻轻地让哭累了的布鲁斯枕在枕头上。
“晚安,我的爱。”他吻着对方湿润的眼角。
“好梦。”

end

极端意不平下的产物。(写文使我平静

但有些在别人眼里微不足道在我心里就他妈的要算是整个世界了。

只怪自己还没有够坚强,够硬气。被在很多人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弄到发狂失控。

总有遗憾,总有痛苦,总有愤怒,总有失控

在一位超蝙太太的文里看到“疼痛与痛苦分离”。
是的了

台历啊啊啊!!!快乐!!!